1

News

地址:

电话:

d88尊龙集团网址
当前位置: > d88尊龙集团网址 >

服务型制造转型成趋势 数字技术“助推剂”效果显现

日期:2023-08-24     浏览: 次   编辑:admin

  服务型制造转型成趋势 数字技术“助推剂”效果显现

  近年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使得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不断成熟并广泛扩散,成为各产业生产组织方式、商业模式、产业业态等全方位颠覆性变革的推动力量。新一代信息技术同样深刻改变着制造业的模式和形态,让服务型制造的应用更深入、领域更广泛、模式更多元。

  日前,证券时报记者探访杭州多家服务型制造企业发现,制造企业借助数字化处理和分析手段,结合产品特点和具体应用场景,能够开展个性化定制、系统解决方案、远程监测等丰富的增值服务,极大拓展了服务型制造发展空间。受访专家认为,数字技术是促进服务型制造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支撑,但企业须明确转型根本目的,切忌做花拳绣腿的表面功夫,徒增成本和压力。

  数字化拓宽

  服务型制造发展空间

  昏暗的车间里,一排排机械臂抓取着零部件挥舞翻飞、智能运输车灵活穿梭于各加工台之间……日前,记者走进杭州老板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老板电器”)位于杭州临平区的“未来工厂”,生产车间内除个别巡视检查的工作人员外再无他人。

  向机械臂下达工作指令的是名为“九天中枢数字平台”的企业级数据平台,它集成数字研发、数字供应链、数字营销、数字管理等经营全链路管理功能,帮助企业加快从生产制造向材料供应、研发设计、品牌建设、管理服务、营销推广等全链路环节延伸。

  老板电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通过数字化转型,拓宽了厨电产品的全生命周期增值服务。在研发设计环节,产品迭代速度和上市成功率大幅提升,产品研发周期缩短48%;在生产环节,实现产品制造全过程管理、全流程品质追溯和实时动态预警分析,生产效率提升45%;在数字化精准营销方面,线下门店厨房顾问实现企业微信百分百覆盖,营销效率有所跃升;在服务环节,实现全业务流程线透明化,年度用户满意度达99%,企业市场竞争力显著增强。

  在浙江大学软件学院常务副院长、服务型制造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尹建伟看来,服务型制造好比一个大的生态系统,数字技术就是维持这个系统稳定性的黏合剂、压舱石。“数字化为复杂系统内各要素的协调运行提供有力支撑,使得复杂系统在一定时间内变得更加有序。”尹建伟向记者表示。

  实践中,杭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空气分离(下称“空分”)设计制造技术、气体运营经验与新一代数字技术深度融合,实现了全生命周期数据驱动的制造、运行双迭代工作模式。通过构建工业云平台,将分布在全国各地工厂的数亿个运行数据实时反馈到数字化智能运营中心,对300套以上大型空分装置同时进行远程监控、诊断、调优、维护,实现区域供气调度优化。

  数字技术如何赋能服务型制造?尹建伟认为,关键在于一个“懂”字。“数字技术可以让经营者更加‘懂’企业、‘懂’产品、‘懂’用户、‘懂’生态。”他举例道,通过数字孪生技术,企业可以准确清晰把握生产制造的各个环节、合理配置资源,提高制造系统的柔性,实现个性化定制生产;通过流程自动化(RPA)、知识图谱等技术,更好地触达和感知用户,帮助提升用户体验。

  数字化转型

  要明确根本目的

  但需要注意的是,推动数字化转型,赋能服务型制造业务发展,必须明确数字技术的定位,开展数字化转型不是目的,基于数字化改造的服务能力和制造能力提升才是根本。企业须警惕“为了数字化改造而改造”的误区,徒增成本和压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晓华向记者指出,有的企业“囿于制造”,把制造业的数字化简单等同于加工制造环节的数字化,只关注工厂甚至是车间层面,忽视了研发设计、营销、客户服务、产品回收等其它价值链环节;有的企业“贪大求全”,盲目追求全方位、高水平的智能化,没有根据数字技术的成熟程度、经济性以及自身实力,对数字化转型的经济可行性作出评估。

  “对制造企业而言,数字化并没有改变其价值创造、转化、实现的根本过程,改变的是对企业、对客户服务的响应效率。”服务型制造研究院研究员关昊告诉记者,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不能做花拳绣腿的无用功,或只做漂亮的数据可视化,而是要赋能产品服务业务对快速变化的市场需求的响应及反应能力。

  事实上,不同规模、不同类型的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遇到的痛点、难点也有所不同。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专家委员会委员吴俊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大型企业往往缺乏一把手直接参与数字化转型顶层设计,造成发展方向不聚焦,转型路径不确定。同时,企业遗留信息系统包袱较重,求稳健胜过求敏捷,而新一代信息技术驱动的新能力构建需要时间。

  “中小企业所拥有的资源和能力远不及大型企业。其数字化转型面临着‘期限错搭、回报不明、供需错配’的三重矛盾。”吴俊指出,首先,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长,存活期短和数字化建设投入期长的矛盾难以消解。其次,与真金白银的硬软件投入相比,数字化建设创造的价值难以清晰量化,导致不少中小企业对非刚需的投入保守谨慎。第三,中小企业的数字化需求多而杂,但服务商提供的解决方案通用但欠量身定制,需要服务商研制并提供小型化、快速化、轻量化、精准化的产品。

  促进数字化转型

  需多方合力

  企业应如何数字化转型?“企业决策层的主动转型意识是关键,要解决部件、设备、产线、厂房的数字化与互联互通,加快制造资源的数据化和标准化,促进智能化水平提升。”吴俊建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不必贪大求全,应该聚焦应用场景,痛点难题导向,加强战略谋划,制订路线图、时间表、任务书,明确近期、中期、远期目标,分阶段、分步骤,有序推进。

  李晓华也认为,要将培养数字人才、应用数字技术、开发数字产品、发展数字化生产系统、提升数字化智能化水平作为企业的发展方向;同时在开展数字化转型时,应协同推进数字技术和制造技术,兼顾数字化升级与经济效益,立足于数字技术成熟度、本企业的实际情况,优先选择能够提高企业绩效的领域、环节循序推进。

  同时,一些有实力的服务型制造企业也可以通过共享制造平台,构建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共享合作生产关系,为中小企业提供产品设计与研发能力等各类创新资源共享,生产线、生产设备、专用工具等制造资源共享,物流仓储、产品检测、设备维护等服务资源共享,帮助中小企业节约数字化转型投入成本。例如苏州澳拓美盛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通过共享制造平台,连接纺织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构建完整的共享制造纺织产业生态,初步估算为产业集群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达30%,相同耗能基础上,较传统纺织制造企业整体产出效率高6%-15%以上。

  政府层面也应进一步加大支持,促进企业数字化转型赋能服务型制造发展。尹建伟表示,要加强宣传引导,让更多的企业深刻感受转型发展的好处,并知悉转型发展的目的和路径。同时,为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有效转型,政府要加强公共服务供给,通过打造产品服务操作系统、工业互联网平台、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平台等低成本的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为企业转型降本增效。